总统打call,市长封地,他们是玩着摇滚的民族英雄!

说起最有力量的摇滚乐,那一定是非重金属莫属,而如果说起哪里盛产重金属乐队:

有人说,美国有Manson,有Guns N’ Roses,还有Metallica,优秀乐队数不数胜。

 美国乐队Metallica

也有人说天朝社会主义重金属才是更符合我国国情的,扎根民众内心的优秀重金属音乐!

 唐朝乐队《国际歌》,英特纳雄耐尔就一定要实现!

当然还有传统德意志国家的Equilibrium,以及那个全世界都家喻户晓的Rammstein。

 世界工业金属瑰宝:德国战车

但是在我看来这些国家的重金属音乐虽然一定有着地位,但是若说哪里最能出产重型乐队,这几个国家一定不服。

最NB的重金属音乐国家,一定还得是北欧的五个国家!

 北欧五国分别是:瑞典、挪威、芬兰、丹麦、冰岛

 

很多其他的国家的重金属或许曾经改变世界音乐走向,但是和北欧五国比起来,他们的产量却被秒的连渣都没有了。

在北欧五国中,重金属音乐的出产不像雨后春笋一样层出不觉,也不是充满了新机的野火烧不尽,春风吹又生。这是他们的精神食粮,重金属就是他们的国粹。

北欧出产的金属乐队有多少?我们无法用五国的数据来说明问题,但是众所周知,芬兰是世界上重金属音乐听众占人口比例最多的国家!

据统计每10万人就有53.2支重金属乐队,如果感觉不好理解,帮主给大家举个例子。按照这个比例,北京市有至少得有10640支金属乐队才能赶上,这还不算流动人口。

 北京常住人口有着2170w人。

芬兰作为出口重型乐队的最多的国家,他们所出产的优秀乐队数不胜数,例如:.69Eyes、His Infernal Majesty、Nightwish 、COB……

但是最让我喜欢的乐队还是那群天天带着面具自称音乐风格是monster metal的Lordi。

 芬兰乐队Lordi

这是世界上最奇葩的乐队之一,他们天天带着怪兽的面具,但是歌词里可没有什么破坏,他们的音乐风格难以评定,从他们自己的描述中,这是怪兽金属。(???)他们的表演灵感来自20世纪70年代的摇滚乐队Kiss,他们认为这是一种别样的致敬。

在他们的种种光辉事迹中,最令人激动人心的是,芬兰总统曾经像他们亲自致电,而芬兰人民,把他们当做民族英雄。

 脱下面具的他们都是盛世美颜,嫉妒使我丑恶!

欧洲电视歌曲大赛是欧洲广播电视联盟组织、由主办方国家电视台承办的一项重大艺术类赛事。这项赛事已有51年的历史,并成为全世界收视率最高的文艺类电视节目之一。

2006年5月20日,Lordi在希腊首都雅典举行的2006雅典欧洲电视歌曲大赛上击败所有对手,捧走最高奖项,并为芬兰夺得了 2007年欧洲电视歌曲大赛的主办权。

为了争取欧洲电视歌曲大赛的主办权,芬兰已经苦苦挣扎了40年。Lordi乐队以其反传统单曲《重金属哈利路亚》,震撼了观众,也赢得了评委的一致好评,他们的得分足足高出了亚军俄罗斯40分。

在得到电视歌曲大赛的主办权后,芬兰全国举国欢腾,在夺冠后的一天民众中拿着芬兰国旗走上街头,那场景像极了世界杯夺冠后的游行,所有人都在唱着那首歌《Hard Metal Hallelujah》

芬兰总统Tarja Halonen向粘着魔鬼面具的Lordi乐队发去贺电;芬兰文化部长Tanja Karpela说,Lordi的胜利表明芬兰的音乐在国外也是能够成功的。

芬兰国家广播公司YLE运营总裁Mikael Jungner说道,这件事就好像芬兰中了头彩。

后来为了表彰他们的优秀行为,他们举办了一场整个芬兰陷入疯狂的演唱会,而这场演唱会是由国家亲自出资,他们是国家的英雄,是民族的救星。

 我觉得他们戴面具实则是为了卖萌

我时常会羡慕国外的种种,并不是因为我不喜欢现在所处的体质,而对于我热爱的摇滚乐来说,中国似乎没有没有摇滚。

从崔健的一声吼过去后,中国的大地上再也没有为之一颤,现在我们的摇滚在时代的边缘溜走,而叛逆终将变成了土掉渣的东西。

这群带着面具的怪人被芬兰视为民族英雄,而在前段时间播出的《中国乐队》中发型要严格管控,光头不能出现。所有的乐队清一色都是长袖,因为他们觉得花臂会让现在的孩子们盲目的喜欢纹身。自由精神一无所有。

 当年的年轻人们用一无所有来形容这个时代,也讽刺着自己

比我小了三岁的妹妹尝尝会问我你为什么听摇滚,因为在她看来摇滚始终只是一群天天说着不公平的年轻人,而这些问题的原因只是因为他们没有好好学习。

我不想说摇滚有多么的厉害,但是从核心角度出发,他们会诉说着这个世界上被人默认的话题。如果是因为文化的缘故,那么鲁迅的文化造诣不用过多赘述,但是真正的猛士也只有他一位而已。

相比国外我们或许是不幸的,尤其是看到芬兰澎湃的摇滚乐,我的心里自愧不如。摇滚乐在芬兰人的心里是从娃娃抓起的,还有专门为了2至9岁而专门成立的摇滚乐队,他们的名字叫做Hevisaurus。

而我的爸爸妈妈只会告诉我,你应该好好学习,长大了你就可以成就一番事业,想学乐器的话,小提琴钢琴都是不错的选择,电吉他只有染着黄毛的流氓阿飞才会喜欢。

 这就是他们眼中的阿飞,但是他们曾是时代之光

在芬兰的旅游介绍里面,他们除了可以诉说的欧式建筑,摇滚乐是他们引以为傲的资本。Lordi乐队获得欧洲电视大赛冠军时,罗瓦涅米市还把一个地方名字改为叫Lordi广场,并给Lordi一块封地。摇滚乐就是他们的主流文化。

曾几何时电视去试着接受摇滚。在《中国之星》中痛仰所表达的压迫与反抗在主流文化面前被打的稀碎。舌头用自己的声音说出了这个时代最悲情的葬曲,而一切都只是一种噱头,甚至是一种阴谋。

可我们还是被过分的认为摇滚是妖魔化的东西。甩头变成了嗑药狂嗨,朋克赤身变成了影响市容,或许对于天朝来说,摇滚本来就不该存在。

 大张伟的歌声被无情阉割

但是我始终相信,我相信总有一天,摇滚会被大众接受,总有一天我们的生活绝不仅仅存在于地下。Nightwish前任主唱Tarja,在芬兰乐坛相当于我国宋祖英的地位,芬兰国庆日的时候,国歌就是她唱的。

我们永远看不到崔健站在城楼前用摇滚的方式歌颂着党的历史,那首充满着力量的《新长征路上的摇滚》。

或许是悲剧,或许是遗憾,但是我真的希望有一天,我们的乐队可以扬名海外,最起码不要再被上抄袭的影子。

中国的摇滚任重道远,可能它会永远深埋地下,可能它某一日会奋激勃发,但是我们能做什么呢?

忠于现实,面对理想。

本文图片均来源于网络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【因版权限制,请勿转载,作者:admin,如若转载,请联系微信 huangbao888】  

发表评论

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